阳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奶业求变之痛【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7:47:58 阅读: 来源:阳光板厂家

不出所料,国内三大乳企的2008年过得真心酸:光明亏损2.86亿元;蒙牛亏损9.48亿元;伊利虽然还未公布年报,但据摩根大通估计,2008年伊利超过20亿元的亏损额已是不争的事实。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巨大库存难以消化,国内乳企的亏损程度可能比公布的数字更大,部分乳企的日子在今年更难过,扭亏的可能性很小。

在如此大的亏损面上,乳企不得不在经营策略、市场布局等方面做出大调整。其实,求变的不仅是亏损乳企,昨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做出决定:扩大奶粉收储规模,将原料奶收购贷款贴息政策延长至今年年底。另外,未在产品中检测出三聚氰胺的三元等企业也在变,借助三鹿生产线和销售渠道,三元的河北产首批奶粉新产品将在全国13个省市全面上市,并放出了“进入全国乳业三强”的豪言。企业在变,国家政策在变,消费市场、奶源基地等都在进行着微妙而痛苦的改变。

企业信心受到严重打击

这些天来,牟静君异常繁忙。作为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牟静君每天都接到多个乳企的电话。“企业现在太困难了。由于没有资金,同时又积压了大量库存,很多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我每天接到企业的诉苦电话,心里非常难受。我个人及协会最怕的,就是企业在这次危机中丧失心气,以后发展也就更难了。”

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2008年1-12月,我国规模乳制品企业产量增长率为-0.5%,而过去几年,这个数字为20%以上。华北五个重点产奶区黑龙江、河北、陕西等均出现负增长。

生产经营困难的同时,部分企业还面临道德的谴责及法律的质问。

在“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不久,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配合政府收集企业的赔偿款,去年12月份已将赔偿款按卫生部的名单发放到全国各个省市的29.4万婴幼儿手中。但消费者与企业之间因“三聚氰胺”而来的瓜葛远没有结束。

半年来,除了三鹿之外,不管是外资品牌,如多美滋、惠氏,还是国产品牌,如圣元、伊利等,都被曝对“结石”宝宝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部分企业还被告上法庭。受不断负面消息的影响,圣元一度被迫停产,该公司在美国的股票也受到很大的影响。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近期也收到广州一名患儿代理律师发出的律师函,律师函中要求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尽快办理医疗费的报销,否则将对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提起诉讼。

企业库存方面,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前段时间对黑龙江、北京、内蒙古等15个骨干企业进行了库存调查,这些企业的产量占乳品行业的半壁江山。调查发现,这些省市的库存就高达25万吨,其中河北大包粉为5000吨,宁夏全脂奶粉库存9500吨,陕西更是高达4.1万吨。全国奶粉库存超过30万吨。

此外,由于资金短缺,企业拖欠奶款现象也非常严重。据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呼和浩特,企业拖欠奶农的资金接近亿元;宁夏企业拖欠奶农资金高达2亿多元。因资金和库存问题停产企业的数量也在增多。以宁夏为例,36家企业正常生产的仅10家,半生产企业16家,80%以上企业亏损。在国内企业内需难以恢复的同时,我国出口又遭遇金融危机、“三聚氰胺”事件双重打击后,去年1-9月份,我国乳品出口5.75万吨,同比呈增长趋势,但9月事发后,出口量急剧下降,10月当月出口乳制品1036吨,同比下降91.8%。目前也无恢复趋势。

去年9月14日前产品将成垃圾

谈到库存,不得不谈去年10月份的第二次大规模乳品撤回。

“三聚氰胺”事件后,企业撤回一大批产品,所受损失无法计算。而在去年“十一”后、乳业市场有所复苏时,中国乳业市场又进行了第二次撤回。

去年10月11日,各企业突然接到卫生部、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质检总局等六部委下发的紧急通知,要求各超市、商店、城镇和农村零售摊点等销售者,必须将所有9月14日前生产的国产奶粉和液态奶,无论什么品牌、批次,立即全部下架,停止销售,就地封存,由生产企业进行清理。

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其实,下架产品还不止液态奶及奶粉,只要含乳超过15%的产品全部下架,而且不管是否被查出含有三聚氰胺。但半年过去了,这些下架产品仍在企业的仓库中,部分液态奶已过期,企业已倒掉或处理,由于奶粉保质期较长,仍在企业仓库中。“至今,企业还没有接到相关部门的通知,该如何处理这些产品。”

牟静君也透露,现在很多企业上报库存时,去年9月14日之前的产品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还有一些企业甚至询问,是否应该把这些9月14日之前的产品计入公司年度亏损额中,因为随着保质期越来越短,这些产品不久的将来很可能就是一堆垃圾。

如果说去年9月11日是中国乳业的灾难日,去年9月14日则是中国乳业的受难日。“对这一天之前生产的产品下架,让消费者对中国乳业仅存的一丝信任都没有了,大家现在‘谈奶色变’。”牟静君表示。

去年9月14日之前的产品若真的成为垃圾,给企业带来的负担是巨大的。“仅蒙牛一家企业,第二次下架的产品价值总额就超过30亿元。”牟静君透露。

库存已成为各个企业最大的烦恼。某大型乳企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确实有库存,而且数量比往年大很多。圣元公关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库存是整个行业的问题。虽然各乳企都称不方便透露库存情况,但均表示将努力恢复销售和市场。

扶持力度不够 市场恢复迟缓

自“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家及各地政府出台了许多政策扶持乳业。但在各专家看来,国家的政策更注重在监管和保证质量方面,而在对奶业市场的恢复方面力度还不够。

各专家呼吁,国家层面上要建立一条完备、长久的收储机制。奶业“蓄水池”一旦能够建立,不管国际市场上涨下跌,还是国内市场遇上突发状况,中国奶业起码会有一道防线,对市场有一种调节作用,奶农不会因价格变化太快而蒙受损失。这种机制对奶业国际化和现代化都将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完备、长久的储备机制”与目前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提交给工信部的提案不谋而合。

牟静君透露,企业为了减少损失,已经把保质期短的原奶喷成了保质期相对长点儿的奶粉。她建议,国家可以效仿西方国家对奶品的收储政策,以成本价收购奶粉,目前市场价奶粉是2.8万元/吨,政府可以2.5万元/吨收购。目前全国奶粉市场的库存超过30万吨,按照牟静君给出的收购价,国家需拨出75亿元资金。

为了解决库存、盘活企业资金,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已向上级主管部门工业信息化部提议了第二轮10万吨奶粉收储计划。此前,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提交的5万吨奶粉收储计划已被国务院等相关部门通过,资金也于前段时间全部下发到各个乳企所在政府的财政部门。

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仍然希望以直接将收储方案递交国务院的方式为乳企做些事情。“上次5万吨的收储提案是我们协会直接递交给国务院,并由总理亲自签字,文件底本还在我这儿呢。”牟静君表示,“5万吨换来了大约8000万元的资金。企业有了这笔钱,可以加速现金流,也有钱收奶了。奶农也不至于流着泪杀牛卖牛”。

但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相关人士分析,目前提案很可能还没有上交给国务院,政府暂时也不会有任何动作。牟静君担忧地表示,“中国乳业在全球做到第三非常不容易,不能让这个行业在一两年内就这么毁了。相关部门应该赶快行动起来拯救中国乳业”。

此外,作为企业的代表,跟乳制品相关的各个协会并不认同某些政府部门在“三聚氰胺”事件后的表现。“在事件发生后,国务院组织各相关单位召开了多次会议,但某些部门每次总是把责任推给企业。其实,‘三聚氰胺’事件跟以往的食品安全事件不一样,它是人为的。作为主管畜牧的部门,农业部也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农业部现在呼吁企业赶紧收奶,但企业真的是没钱了。”相关人士无奈地表示。

奶粉收储难成长久制度

目前,各协会和专家提出的收储形式为两种:一是政府在企业生产销售环节给予补贴;二是国家买单,将收储的合格奶粉发放给特殊人群。

中国乳业协会理事陈渝分析,“吨位决定地位”。由于所占比例占国民经济份额相当大,国外早就有奶产品储备机制。但我国的奶业在整个经济发展中影响不如粮食产业,虽然全国奶农有200多万,但仅占整个农业的1%,与其他农业相比,畜牧业所占份额很小。此外,与其他农产品相比,奶粉的保质期较短,一般为一到两年,储备期间需要的设备资金投入也相对会更大,所以目前我国并没有统一建立奶粉储备体系,只有部分省市临时出台了收储政策。

此外,目前也有人质疑,乳企陷入困境,资金短缺,是乳业不自律埋下的恶果,如今却总想着让政府为他们解困。而奶业协会提出“奶储备”,不过是想让政府为企业的风险买单罢了。也有专家质疑,收储意味着要国家来买单,而国家如何消化又会带来深层次的问题。

针对上述质疑,牟静君表示,企业的确存在问题,但它们已交了昂贵的学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吸取了经验教训。她强调,乳业这个产业比较特殊,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乳业一个产业衰败,相关的很多产业也将受到影响,如包装业、运输业等。这对就业也是一大考验。

牟静君一直认为,在“三聚氰胺”事件后,各界都在误解乳企跟奶业。“这次事件是非传统食品安全事件,乳企的检测设备都没有这一项,所以不能说完全是企业的责任。且事后在市场无法大量消化剩余奶源的时候,众多奶粉企业承担了收购责任,把鲜奶喷成奶粉。政府当时也说过会收储这些奶粉。奶农有人同情,消费者有人同情,那么企业呢?”

“乳企现在相当困难,内有大量库存,在外也难以从银行那儿借到钱。国家进行收储,这笔资金等于是先借给企业的,等企业渡过难关后,再回购这些奶粉。”牟静君表示,“与其让那些奶粉、牛奶在仓库中变质、过期,不如国家出钱购买,给贫困或者灾区的人们食用。”

陈渝则提议,现在各种消费券非常流行,各级政府也可以推出牛奶消费券,这样不但可以让老百姓喝上放心奶、强壮国民,还可以带动内需消费,更重要的是对奶业市场起一个恢复作用。

让消费者重新喝奶有多难?

“三聚氰胺”事件后,许多消费者几乎“绝缘”中国乳品,北京的陈大妈就是其中一员。但就在几天前,陈大妈在小区门口的订奶点订了一个月的酸奶。这是半年多来陈大妈第一次订奶。跟陈大妈一样,这个社区的多个住户围在订奶点填写订奶单。陈大妈拿着一瓶“三元”酸奶说:“还是喝点儿奶好,但要认准牌子。”

陈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分析中国消费者:“中国消费者有时候还是很健忘的,这也是许多企业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后选择沉默的一个原因,这些企业希望‘时间冲淡一切’。市场在这个过程中有所恢复。”

“光明乳业销售已恢复九成以上”、“蒙牛称整体销售已恢复九成”……乳业消费市场到底恢复了多少呢?陈渝认为,目前市场恢复了80%左右。也有专家表示,国内乳业未来还有15%-20%的发展空间,今年年底可以恢复九成市场。

但牟静君对目前市场恢复情况比较保守。她认为,宣传市场迅速恢复,消费者可能才会重新喝奶,所以现在很多企业及地方政府“报喜不报忧”,并没有实事求是地上报实情,实际恢复率远不到九成。“根据协会的调查,目前市场也就恢复到‘三聚氰胺’事件前的七成左右。”

“的确,与去年9月事发相比,中国乳业消费市场已很大程度上得以恢复。但不可否认的是,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消费者选择永远弃牛奶而去,永远弃国产奶而去。‘三聚氰胺’事件给消费者、给市场造成的阴影远没有散去。而食品行业给中国消费者带来的任何一次新的伤害,如仿瓷餐具等,都将勾起消费者对‘三聚氰胺’事件的回忆。”陈渝表示。

从整体上看,虽然市场得以恢复,但这都是用超低价格换来的。牟静君认为,现在牛奶价格已经到了降得不能再降的地步。虽然市场有所恢复,但整个行业的效益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彻底恢复起码要一到两年时间”。

“三聚氰胺”事件不仅让消费者不相信中国的奶粉,为避免类似“大白兔奶糖”事件的发生,国内食品加工企业也开始放弃国内奶粉,改用了进口奶粉。据悉,现在企业大规模库存的是大包粉,这是乳业的基础产品,可以加工成婴幼儿奶粉、成人奶粉、冰淇淋、复原乳等产品。但目前,国外奶粉进口价甚至低于国内奶粉成本价,国内奶粉成本价为2.5万元/吨左右,美国大包脱脂奶粉最低到岸价只要1.6万元/吨,国内企业使用进口奶粉何乐而不为呢?

半年来,我国进口乳制品大增。仅今年1月份,我国进口乳制品2万多吨,同比大增98.7%,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预计,今年1-7月份,我国乳制品进口将突破10万吨,达到去年全年水平。

政府直补奶农治标不治本

进口的大增,伤害的是国内市场和国内奶农。奶农曾是迅速富起来的农民群体。这些年来,乳业对帮助农村人口致富有着巨大推动作用,且养奶牛能带动国家的农业产业化,还利于环保,是国家扶持鼓励的产业。但在“三聚氰胺”事件后,由于市场受到巨大打击,企业库存严重,无收奶需求,收奶价直线降低,奶农开始杀牛。

来看看原奶收购价的变化:宁夏地区,去年9月份的收购价为2.8元/公斤,现在跌为1.6元/公斤;陕西甚至出现了0.8元/公斤的超低价;呼伦贝尔原奶收购价由去年的3元/公斤跌至1.6元/公斤;山东原奶价格也由此前接近3元/公斤的价格跌到2元/公斤。

原奶价格低于成本价,奶农都无力饲养奶牛:一头奶牛每天一般产奶15公斤,只能卖20多元,但饲养价格却不降,一头奶牛每天的饲料支出就30元-40元,这意味着养奶牛就赔钱。而往年,一个200头奶牛的养殖户卖原奶的月纯利润就有3万元。

在低于成本的原奶收购价面前,奶农只能流泪杀牛:宁夏去年12月,每天有300头牛被杀,今年1月每天有500头牛被杀,2月份更是发展成每天700头牛被杀,半年来宁夏奶牛总数降低了20%;唐山半年来奶牛减少了15%-20%;甘肃奶牛总数由“三聚氰胺”事件前的7万头减少到现在的1万头;呼和浩特市每天也有500头奶牛消失。

“目前虽然还有奶农杀牛的事情发生,但根据协会的了解和调查,部分地区的原奶收购价格正在缓慢提升,这意味着市场因旺季来临有所回暖,而奶农的前景并没有前段时间那么悲观了,起码已经看到了曙光。”陈渝表示,“其实,凡事都有两面性。奶农杀掉的都是早淘汰的奶牛,有的可能本身已到‘退役’年龄,有的可能是因品种不好。去年年底,这个现象对整个原奶市场可能是一个利好”。

“但现在很多奶农杀的都是青少年牛,长期这样,即使市场回暖,行业也将陷入‘无原奶’的境地。”牟静君担忧地表示,“原奶是一个特殊的产业,挤出的奶不能留,当天就得交给工厂,否则只有倒掉。现在最可怜的当属奶农。”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呼吁工信部、发改委及商务部等,积极采取措施救奶业、救奶农、救市场。

专家纷纷认为,政府直接给奶农补贴,虽然是一种扶持方式,但这种方法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解决奶农问题、奶源问题,就必须治本。乳业的深层问题是奶源问题。目前乳业的设备现代化与落后的饲养绝对不匹配。奶源问题一天不解决,就无法解决乳业的根本问题。

陈渝分析,奶农总是抱怨收购价格低,但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原奶收购价格是高的了。美国一公斤原奶折人民币也就1.7元,而在中国原奶的收购价是2元多。但中国的原奶质量目前还无法跟美国原奶质量相比。这是一种很严重的背离现象。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呢?陈渝分析,就是因为我国奶源科技化、现代化程度太低,奶牛出奶量太低,所以与其给钱补贴奶农,不如教他们方法,政府可以给奶农发放技术手册,对奶农进行系统培训,对牛奶养殖实行准入制等,保证奶农真正的利益。这样才能帮助奶农提高养殖生产水平,在国际竞争力上赢得效果。

勒紧裤腰带向海内外推广

在市场难以有起色之际,企业只有继续加大宣传赢回消费者的心。这半年来,乳企的形象广告、单品广告、节目冠名“井喷”。按照惯例,夏季是每年奶业的旺季,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预计,企业的广告将会更多。

“企业现在对广告的投入非常大,‘勒紧裤腰带做推广’。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在这个时候如果不做推广,就会彻底在消费者面前消失。”牟静君表示,“中国乳业从未有过像今年这样的广告轰炸”。

此外,为了让消费者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各个乳企也在产品策略上做出了一定的调整。

蒙牛在年报中称,将继续研发健康产品,对乳制品的口味、功能及包装进行提升,重点针对高端乳制品市场及细分市场,推出更多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新产品,引导消费潮流。

相对蒙牛、伊利等企业,在此次事件中受损失的光明则决定在今年趁常温奶老大蒙牛、伊利疲于应战的间隙,大力发展常温奶。光明已经正式确立了新鲜、常温、奶粉为公司发展的三大战略支柱品类,常温奶就此正式跻身光明“三驾马车”之列,“突破常温”成为2009年光明三大市场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最大的受益者三元则如愿得到三鹿的优质资产,并宣传将挤入国内乳业三大企业的行列。“三聚氰胺”事件提升了三元的美誉度,对整个销售也有提升,部分地区三元的销量出现了100%的增长。三元2008年年报在乳企上市公司中也是一枝独秀,全年实现赢利,净利4075.61万元,同比增加87.22%。此前,三鹿庞大的经销商将为三元打开全国市场助一臂之力。

在企业重新上路时,官方也在为中国乳业而努力。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也将配合企业做推广,重振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牟静君表示,下个月,她将组织中国乳品企业参加由法国国际食品展览会主办方法国爱博集团主办的“第十届上海国际食品展会”,希望借此重新树立中国乳企的形象,让国内外消费者敢于重新喝上中国的乳品。此外,她正在与多个组织机构联系,利用“营养周”等活动,宣传牛奶的营养。“我认为这个行业还是朝阳行业,没有其他食物有牛奶这么完善的营养。”她强调。

包装机械市场发展研究报告监控系统香辛料

小野丽莎连续三年工体开唱挑战何日君再来宣城宣城

爱国情奋斗者最美职工超精密机械手磨出工匠路储存罐储存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