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疆祸煤冷遇乌市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55:38 阅读: 来源:阳光板厂家

新疆祸煤冷遇乌市

“我的孔雀鱼冻死了。”刘师傅两岁的儿子难过地说。

12月2日23时起,乌鲁木齐发生大面积停暖事件,大约400万平方米范围的上万户居 民住宅和单位的暖气供应突然中断,其时户外温度低于零下10摄氏度。

6日22时左右,停暖地区全面恢复供暖。在此之前,停暖已持续近100个小时。该市市委书记栗智说,此次事件牵动了党中央、国务院和自治区党委、政府领导的心,国务院几次打电话过问此事。

突然“冷遇”

停暖地区集中在乌市六道湾路、新民路、五星路、红山东路、光明路、新民路、长青四队等居民和单位驻地。家住水区长青四队的刘师傅告诉记者,大约从12月2日开始,家里暖气管的温度再也热不起来。“摸起来始终是温温的,但一点作用都不起。”刘师傅说,家里晚上最冷的时候,估计房间里只有5摄氏度,家里从大人到小孩全副武装,毛衣毛裤都穿起来,坐在被窝里。

乌鲁木齐地处新疆中部,采暖季长达半年,这里的居民已经养成冬天取暖的习惯。因为当地夏季并不炎热,所以许多家里并没有装空调。

“谁能想到,今年冬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纷纷扬扬的雪花中,刘师傅告诉记者,往年他家没人来,是因为来客嫌他家太热,“这几天没人来是因为太冷。”

由于刚刚恢复的暖气热度暂未达到标准,刘师傅一家晚上依然是裹着两层被子睡觉。

家住光明路的史先生告诉记者,由于整个小区停暖,他把才四岁的女儿送到亲戚家暂时躲躲。史先生说,自从停暖以后,整栋楼走得都快没人了,投亲靠友,有的甚至暂时住在宾馆。

停暖片区的学校被迫停课。在乌鲁木齐市新世纪外国语学校,记者看到该校大门紧锁,校园内并无行人。据该校值班人员介绍,学校被停暖后,为防止温度过低导致师生生病,学校临时决定放假一周。该校共包括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共有250名学生。

商场里倒是格外热闹。由于停暖事件突然,商场里的电暖器变得格外走俏。据位于友好路一家百货商店的营业员介绍,近几天他们的电暖气平均每天能卖到近百台,是平时的两倍。

“祸煤”何来

导致停暖事故的源头,是负责上述地区供暖的新疆华电苇湖梁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苇湖梁公司”)。

据该公司电厂总工张蕴向当地媒体介绍,12月2日晚,该公司工作人员发现锅炉的出渣口堵塞,甚至从出渣口已经看不见炉膛内的火光,所以才不得不下令停止运行锅炉。

苇湖梁公司的两台锅炉,是1998年投入使用的,自进入今年供暖期后就陆续出现结焦现象,11月30日结焦现象开始恶化。焦块出现在炉膛、烟道、灰兜以及过热器的管道上,随着结焦越来越多,工人甚至都来不及清理。

为何如此?新疆电力研究院韩总工程师介绍,经他们最近两天的连续检测论证,导致苇湖梁公司锅炉出现大面积结焦的根源,主要是该公司使用的神华新疆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神华新疆公司”)的掺配煤,这种煤来自神华新疆公司在准东新开采的五彩湾煤矿。

“检测报告已经送交苇湖梁公司。”韩总工程师说,但他拒绝向记者提供检测报告。

2005年8月,神华新疆公司在乌鲁木齐正式成立。该公司由神华集团、新疆国资委、华融资产公司、信达资产公司四家股东共同发起设立,由神华集团控股,注册资金12亿元。

但记者在神华新疆公司销售公司负责人那里得到另一种回答。据该负责人介绍,10月20日,苇湖梁公司开始使用他们的煤;11月28日以后,开始出现事故。而之前的11月26日,苇湖梁公司从奇台地区的小煤窑买了10000吨无烟沫子,集中单烧,并没有掺配。这才造成结焦,导致炉子运行的技术参数改变,“与五彩湾的煤无关”。

根据该负责人介绍,五彩湾煤矿的煤经过专家多次配煤试验,和以前无明显差异,完全符合国家的技术标准。

该负责人同时介绍,苇湖梁公司仅有40%~50%的煤来自神华新疆公司,其余都是从小煤窑购进的。他给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苇湖梁公司每月需要燃烧70000~90000吨煤,但是神华新疆公司每月仅向其提供7000吨,其中来自五彩湾煤矿的煤仅为5000吨。“其余的煤都是从哪里进的?”该负责人说。

更隐秘的“罪魁”

“(苇湖梁公司)忽视了供热的职责。”上述神华新疆公司销售公司负责人说,由于停暖事件导致各方矛头直指神华新疆公司,他们将把检测报告上交自治区政府和国家发改委。

该负责人表示,苇湖梁公司之所以造成如此严重结焦,是他们长期使用小煤窑不合格煤的结果。

对此说法,苇湖梁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于永红表示,他们已经委托新疆电力研究院做了检测报告,同时对外公开了他们的调查结论。“我公司将该掺配煤送新疆电力科学研究院新型全煤质化验,化验结果合格。12月4日,我公司再次将五彩湾原煤取样并送权威机构新疆电力科学研究院煤检中心进行化验,化验结果认为,该煤种氧化钠、氧化钙、二氧化硫及全水分严重超标,属严重积灰、严重结焦结渣型煤质,不适于我厂锅炉燃烧。”

由此,苇湖梁公司的结论是:“虽然掺烧后的化验报告是合格的,但是不能改变该煤种的结焦特性,这是锅炉结焦的根本原因。”

真相一时扑朔迷离,但“劣质煤致结焦”已然引起当地民众的关注。“难道新疆没有优质煤?难道苇湖梁电厂没有钱采购优质煤?”有人在新疆天山网上如此发问。

事实上,新疆的储煤量虽然占全国的40%,但乌鲁木齐市的煤炭供应并不乐观。9月1日,乌鲁木齐市召开今冬明春煤炭供需平衡会议,会上的消息称,其时乌市44家集中供热企业中,只有16家企业足额签订了冬季供煤合同,占全市集中供热面积的1/3。

为此,当地媒体报道称:“为保证今冬明春自治区和首府的电力及供热用煤,神华新疆公司各生产矿井国庆期间均未放假,利用休息日加班加点,煤炭产量比去年同期多了300多万吨。”

据了解,乌鲁木齐市从2001年开始整顿小煤矿,5年来使煤矿数量由157个减少到了40个左右。在煤炭供应紧缺的情况下,煤炭生产的监管压力显然难言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