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0江南夜雨逢旧梦[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9:31 阅读: 来源:阳光板厂家

江南夜雨逢旧梦

三月的江南草长莺飞水暖花开,已是一派春天的景象。不似北国的寒风凛冽,江南是那般的娇媚柔美。天下的文人骚客无不向往这人间的天堂。岸边的杨柳随着微风轻轻拂动,枝头的花朵散放出阵阵清香,最动人的莫过于垆边肤若凝脂吴侬细语的少女们。此时若是载着一条乌篷船在夕阳的柔波中慢行再品上一杯清茗,便真能使能人忘却尘世间的一切纷纷扰扰。无数散落天涯的游子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孤独的灵魂来到江南,让那些伤痕累累的往事在这柔情似水中渐渐消逝。在经历漂泊无依后的心灵,江南才是最好的解药,难怪世人有言:“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他,就是漂泊在天涯的离人。年少时的梦想和抱负已停留在那些动人的诗篇中,如今只是个穷困潦倒食不果腹的落魄文人罢了。曾经的光辉岁月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人的命运只不过是时代巨变中的沧海一粟。望着眼前的良辰美景似水流年,他也发出阵阵感慨。江南的细雨是在寻常不过,转眼间已落下点点细雨,在雨声中好似传来缥缈的歌声。这歌声是如此的凄婉就像一个天涯浪子在述说半生的坎坷。雨声似乎已成了歌声的伴奏使之倍增了份苍凉。此情此景不禁让人黯然销魂,这歌者定是天涯的沦落人吧。他朝歌声的方向走去,那歌者模糊的身影也渐渐变得清晰。那确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只是岁月痕迹无情的雕刻在这张曾经俊秀的脸上,而仍旧不变的是昔日的风采。当他乡遇故人四目相对时,他们确无言以对只是苍然泪下。那歌者就是李龟年,岁岁年年花相似,而人呢?却已是物是人非。他不禁缓缓念到;“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眼前的一幕又把时光拉回曾经的岁月,他想起少年时也曾有过“致君尧舜上,再使民风淳”,还有与诗仙李白相逢相知的点点滴滴,可如今那些美好的时光和故友们都已经随风飘落在天涯。李龟年又何尝不是如此,曾经名满天下风华绝代的歌者如今也只能漂泊在江湖。属于他们的往事太过美好,美好的让人不忍心去追忆。那时的他们年轻气盛,在岐王和崔九的府第上共同畅谈着诗歌理想以及未来。因为年少,所以轻狂,对于人生充满着憧憬。那时的大唐可谓是鼎盛时期,国富兵强一派繁华之景,在唐人的脸上写满了大国的自信。他们拥有最开放的心态去接受外来的文明,在长安的街道上也能看见各国来的使节和商人。那时的长安俨然世界的明珠,是无数仁人志士的汇集之地。大唐的风华无可复制,就如张旭洒脱自如的狂草和诗仙李白天马行空的诗篇,汇聚着一股开阔旷达之气。而他们的相交又是那样般的琴瑟和谐,在月下吟诗品名赏乐,仿佛人生一世的欢乐都在那段时间中耗费。在事隔多年的今天他依旧清楚地记得当年李龟年清雅的品貌和绝代的歌喉,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无不为之动容。那才是真正的歌者,他甚至不用吟唱,因为他本就是一首最精妙绝伦的乐曲。

人生如梦,梦的美妙在于短暂和虚幻。这真是南柯一梦吗?他至今难以置信,为何一夜之间就以恍如隔世。繁华平静的生活被无情的打碎,中华的大地上已是充斥着战争的血腥和孤苦的流民。自己不也是这其中的一个吗?这些年来他已目睹了太多人世间的苦难,在街边随处可见瘦弱干材的百姓和荒凉破旧的房屋。大唐的华丽江山仿佛就要在一夜中倾倒,那曾经励精图治的玄宗早已馒头白发,安史之乱带来的是这个曾经无限辉煌时代的沦落。而他自己仅仅是这苍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多年的漂泊使他渐渐麻木,只想在这尘世间了却余生罢了。望着李龟年两鬓斑白的白发和那双已经呆滞了得双眼,想必他也是历经了世态炎凉的变故吧。他们已由青年变为白发苍苍的老人,不变的仍是埋藏在心中的情谊。世事万千皆无定,而知己之情却无可替代,不用千言万语也能领悟对方心中的点点情思。

人生中的大幸,莫过于知己。此刻他的内心已渐渐平静,曾经的繁华也罢,孤苦也罢,都让他们随风而逝吧。柔风下的花瓣随处飘落,明月也悄悄爬上枝头。月夜下的江南更多了一份宁静和安详,柔美洁白的月光把人世间的悲欢离合驱散。此时此刻只想让人享受月光下的释然,人生不过如此,少年时的血气方刚游乐世间,中年时的艰难苦恨感慨万千,老年时的心如止水洞悉世情。人间的相逢最终还是要离散,他们也到了分别的时刻。不是多愁善感的情侣们,不需要缠绵的泪水,一切都是如此的风清云淡。李龟年依旧唱起了那首熟悉的歌曲,就好似尘封多年的旧梦,而那歌声也已渐行渐远,消失在茫茫的夜色当中。他已不敢回头,人生已是太匆匆但却怕那再次的泪眼朦胧。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