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环卫工遭车碾断腿公司赔1万妻子服毒投河身亡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19 20:30:26 阅读: 来源:阳光板厂家

环卫工遭车碾断腿公司赔1万 妻子服毒投河身亡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5月10日报道了南区一名老环卫工人被车撞断腿,这并非一起惨烈车祸,环卫工在手术后逐步恢复。但就在当天,环卫工的妻子却突然出走,选择服毒投河自杀,尸体在南区恒美学校外的河涌被发现。家人认为环卫公司不肯对工伤负责,还恶语相向,才导致了悲剧发生。环卫公司则称一直在尽责。上周五,南都记者随同死者家属来到南区公安分局,警方向家属确认环卫工妻子属于自杀身亡。

记者采访时还没征兆

“我妈死了!”5月11日清晨七点多,记者突然接到阿华的电话,感觉难以置信。因为就在5月9日上午,记者还在南区医院见到了阿华的母亲郑秋花,一名57岁朴实的湖南农村妇女,甚至不会讲普通话,只会低头照顾受伤的丈夫。阿华的继父王兴华是名环卫工人,5月2日被车撞断腿后在医院接受治疗,记者5月9日走进病房时,王兴华侧躺在床上,有些艰难;郑秋花正抱着个西瓜,用勺子挖出来喂丈夫吃。丈夫见记者来,试图转身说话,郑秋花扶了一把,但用力地方不对,丈夫叫了声疼,埋怨了她一句。郑秋花没回话,准备起身洗点水果。

记者采访王兴华时,郑秋花坐在床边小板凳上,将头埋在被子里。当记者问题涉及到她时,她也会抬头应答,沟壑纵横的脸上有眼泪的痕迹。郑秋花试图回答,但口音太重,很费劲地说了几句,旁边的儿子阿华忍不住插嘴:“我妈也是扫地的,在南区渡头村里面扫,一个月大概八百块钱。她说怕公司不管了,我们外地人告不赢他们”。

死前数夜无法入眠

5月9日,记者查看王兴华的医药费单据,当时总共花了一万出头,王兴华告诉记者,肇事司机给了800元,公司垫付了1万多,自己交了一部分,目前还没有欠费。虽然王兴华和家人很担心医药费问题,但实质上没什么太大缺口,因为手术已经做了,接下只是常规治疗,一天三四百元。主治医生表示,两到三周,王兴华就可出院,接下来每天的费用会减少;三四个月后,伤者能恢复正常行走,干活也没问题。

当天下午,王兴华所在的中山市众福保洁服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罗先生表示,他们不会不管受伤工人的,公司为环卫工集体买了意外险。儿子阿华虽然认为公司有些拖延,态度消极,但也不认为事情已到无法面对的地步。

9日当晚,阿华和母亲郑秋花一起回到渡头村的出租屋住,这是郑秋花和丈夫平日的住处,阿华平时在大涌镇做保安。这是一间不通自来水的百年老屋,阴暗潮湿,前面一个房间用来做饭、起居,后面房间堆放着纸皮等郑秋花捡回来的垃圾。当晚,郑秋花心事重重,她担心丈夫以后恢复困难,没有劳动能力,两人无法生活。这位57岁的湖南农妇想到了回老家,虽然她已出来多年,儿女也都外出了。郑秋花把回家的想法告诉了儿子,儿子不同意。这个晚上,阿华清晰地记得,母亲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有时候还下地来回走动。而郑秋花的大女儿阿凤告诉记者,母亲这几天也到自己家睡过,也是睡不着起来走动。

送完早餐出门寻死

10日清早,南都报道《环卫工清扫路面被碾断腿》出街,但郑秋花没有留意,因为她并不识字。这天早上,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到村里扫地做清洁,儿子七点多起来时,郑秋花已经扫了一个多小时。“她回来想给我做早餐,我说不用了。”阿华回忆说,郑秋花先走一步,八点钟左右去南区医院看王兴华。而王兴华说,八点左右,妻子慢步走到病房门口,叫了一声“老王”,没有完全进来,只伸手将面包和包好的钱递了过来。“我叫她进来耍一下嘛。”这名58岁的四川籍环卫工人说,他当时有些开玩笑,老夫老妻的说话方式,但郑秋花没有回应,脸上没有表情地走开了。这时候阿华在对面病房,没有见到母亲离开。

中午时分,母亲还未出现,不识字的母亲不用手机,阿华回渡头找母亲,找了一天都没找到。忐忑不安的一家人过了一夜,11日清晨,一名相熟的环卫工带来一个晴天霹雳:“昨天下午在恒美学校河涌那里有个女的投河死了,可能是你妈。”阿华马上到南区公安分局认尸,一眼就认出来了。警察告诉阿华,郑秋花是自杀,喝农药后投河自尽。

各方说法

家属

环卫公司有责任

“她是想不开,怕我走在她面前,所以先走一步啊!”四川汉子王兴华在病床上哭得不能出声。他和郑秋花是1999年在浙江打工时相识的,当时两人都四十多岁了,王兴华一直没结婚,郑秋花则是前夫车祸死了,留下三个孩子。2000年,王兴华来到湖南耒阳郑秋花的家,两人组起一个家庭,之后他们双双到中山打工,在水泥厂做了一段时间后,到中山市众福保洁服务有限公司做环卫工。郑秋花受不了那么大的工作量,干了几年退出了,在南区渡头村找了一份扫地的工作,一个月工资不到800元。在王兴华眼中,郑秋花是个要强的女人,不肯轻易低头。

“她就是太要强了,老是担心公司不管,以后没法生活,我们说没事的,但她就是听不进。”儿子阿华说,母亲这几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们是外地人,告不赢他们本地人的。”因为在5月2日当天,公司派人过来处理,称只能给1万块,其他的不管,要告随便告。死者家属因此认为公司的恶劣态度是导致郑秋花死亡的主要原因。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开县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三国将无双

挂机吧兄弟破解版

女神联盟2手机版

免费下载qq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