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胜军中国经济将为刺激政策付出代价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3:36 阅读: 来源:阳光板厂家

刘胜军:中国经济将为刺激政策付出代价

欧债危机出现戏剧性的变化,先是希腊政府为推卸自身的责任,动议对欧洲救助方案进行全民公决,消息一出,引发市场的巨大恐慌。德法两国对此纷纷表态,甚至提出考虑希腊退出欧元区。在各方的压力之下,希腊政府在隔天即取消了公决的建议,市场终获平静。虽然市场获得了暂时的平衡,但是欧债危机依旧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而中国政府现在的政策也面临着不确定性,虽然紧缩的政策目前有宽松的迹象,但对通胀的担忧以及如何约束各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大项目的资金支出依旧是个巨大的问题。  面对目前的经济形势,到底如何分析和判断?本期财富观察请到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来谈谈相关问题。刘胜军认为,欧洲的危机会维持较长时间,希腊的退出会是欧洲国家下一步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只有在欧元区建立了具有信誉的退出机制,欧元区的长期发展才能得到支撑,因为目前欧元区对成员国违反财政纪律并未进行惩罚,这无法建立一个长期的市场信任机制。  对中国的问题,刘胜军认为,现在中国政府也面临着两难。政府一方面希望控制房价,但另一方面,没有勇气承担房价崩盘引发的巨大风险。对于基建项目,政府既希望其能提升经济增长,又不愿意其债务风险急剧扩大。因此,刘胜军认为,这个两难还是我们自己的政策造成的,上一轮的经济刺激本身就是一个体制性的失控,造成了大量的债务危机和风险,现在是要付出代价的时候。  退出机制有助于欧元区长期发展  东方财富网:希腊的全民公决闹剧很快就出现了逆转,但由此给市场带来了较大的震荡,你怎么看待目前欧债的危机以及其前景?  刘胜军:现在的情况是其他国家特别是德法两国在援助希腊,但是希腊人并不买账,当然最后希腊政府还是同意取消全名公决了,但是德法也把希腊的退出作为一个严肃的考虑了。希腊人为什么不买账呢,是因为希腊的老百姓要面对直接的痛苦。其他国家的援助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希腊必须要紧缩,这必然是以普通百姓的经济福利为代价的,对希腊人民而言,会触及到他们的直接利益,比如,原来2000欧元的,现在只有1800欧元了,很多普通人对收入是非常敏感的,每个月少几百欧元,对其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这在国内面临的阻力是非常大的。这里有个利益刚性的问题,也就是说你的利益只能往上升,不能往下降。你要把他的蛋糕砍掉一块,基本上是行不通的。所以,希腊的全民公决引起的市场恐慌是必然的,因为通过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从更长远来看,希腊的问题其实不应该去帮,这其中主要有几个原因,一是希腊确实存在造假的行为,加入欧元区的时候已经在隐瞒其数据了。加入后继续隐瞒数据,这等于在骗人,像这样一个国家,如果不对其做出相应的惩罚,欧元区内以后就没有财政纪律可言了,欧元区的未来在体制上就会非常不确定,因为你无法避免出现下一个希腊。第二个问题是,并不是给希腊资金它就能熬过去的。希腊的整个产业结构失去竞争力,无论在欧盟内部还是国际市场都没有竞争力,因为没有独立的货币不能贬值,因此只能长期依靠举债过日子,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恢复挣钱的能力。恢复挣钱的能力只有依靠货币贬值,这没有更好的灵丹妙药。货币贬值就意味着希腊要退出欧元区,而希腊不愿意退出的原因一是政治上大家不愿意接受,怕引发连锁反应,其实连锁反应是可以通过一些措施将其止住的,将现有的债务做妥善的安排,希腊退出后,往后的问题就由其自己解决了。另外,如果希腊退出后,意大利和西班牙怎么办。我们让希腊退出的好处就像金融危机时让雷曼倒闭一样,需要惩罚一个人,如果所有的坏人都没得到惩罚,这个市场就没有公平可言了。对欧元区来说,它一定要惩罚希腊,但对于意大利和西班牙这两个经济规模远远大于希腊的国家来讲,其本身的产业竞争力和经济发展都要比希腊好很多,所以说,欧盟放弃希腊,将精力集中在维持意大利和西班牙可能是一个比较现实的出路。同时也树立了一个欧元区的退出机制,这对欧元区长期发展非常重要。  欧元本身的设计有一个非常大的缺陷,那就是成员国不遵守财政纪律该如何解决,因为它毕竟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个人,需要建立一个有信誉的机制,现在对欧元来讲,是建立一个有退出机制的信誉的好时机。所以欧元区应该慎重的考虑这样一个方案,我估计欧元区自身也有这样的考虑,但从政治上来讲,阻力可能会大一点。  东方财富网:你对曼氏金融的倒闭怎么看,你认为欧洲的银行的前景如何?  刘胜军:对于曼氏金融来讲,这主要还是其过度乐观,觉得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市场都在反弹,导致其在风险管理上出现了问题,才导致破产的。但是,我相信真正的风险依然在欧洲,美国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对欧洲的银行来讲,风险是非常大的,就现在来讲,削减50%的希腊债务,似乎是银行体系能够承受的,接下来的话,如果有更大的变化,对欧洲的银行的冲击会更大了。这个可能就需要欧盟各国出手,对银行注资或者进行担保,稳定金融形势,所以,欧洲银行所面临的风险是非常大的。  现在是为刺激政策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东方财富网:10月份,中国的PMI下降了0.8个百分点,上个月是51.2%,10月是50.4%,你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刘胜军:PMI主要是生产指数,目前在中国主要受两个因素影响,一个是房地产调控,一个是中国的债务问题,表现的最明显的就是铁道部的债务问题。因为房产和铁路这两个部门的问题,很多项目可能都放缓了步伐,在这种情况下,对制造业的冲击是非常大的。无论是铁路、地方政府的大项目,还是房地产,都是制造业主要拉动的源头。在这种情况下,对PMI的下降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我们现在的趋势对中国政府所进行的决策是非常两难的。政府一方面希望控制房价,但另一方面,没有勇气承担房价崩盘引发的巨大风险,地方债务和铁道部这些部门也非常不像话。这就形成了一个倒逼机制,它已经乱花钱了,现在就停掉,坏账会更大,所以中央又不得不给铁道部2000亿的融资。因此,我预计这些问题在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会出现放松,如果不放松的话,风险会放大,但如果放松,通胀的问题又会抬头。所以,现在的政策一直处于两难的境地。这个两难还是我们自己的政策造成的,上一轮的经济刺激本身就是一个体制性的失控,造成了大量的债务危机和风险,现在是要付出代价的时候。  东方财富网:如何看待财政部的四省市的地方债试点?  刘胜军:地方债试点是形势大于实质,其一是债务还是中央政府控制的,第二,还是使用财政部的信用,换句话说,如果让很多地方政府完全自己发债,在目前来说,很多地方政府很有可能发不出去,利息都还不出,没人会借钱给你。其二,债务的利率会很高。目前来看,还是会采用过去的那种模式,长期来看,中央好像是有意图像美国一样推行市政债券,但是这种市政债在中国的体制下有非常大的风险,地方政府不是一个负责任的财政主体,也没有破产的财政机制,比如上海市借的债务还不上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有着比较健全的制度,我们在这方面还没有相关的制度安排。如果没有相关的制度安排去推行这一市政债是很难推下去的,换句话说就是市场的游戏规则没有明确。我自己是不主张搞这个市政债的,因为中国更大的问题在于地方政府乱花钱。如果不约束住这个问题,而去开更多的融资口子的话,只会导致更大的风险。因为地方政府其实根本不缺钱,现在把三公经费和形象工程等加起来,其实数目是非常惊人的,所以地方政府是不缺钱的。如何去约束他们,让他们把钱花在更关键的地方,这是更为重要的改革,重点应该放在这上面,而不是帮助地方政府去融资。  刘胜军经济学博士。曾任职于深圳证券交易所等机构,目前担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研究中心副主任,《第一财经日报》、《上海证券报》、财新网等专栏作家。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公司治理、中国金融、国际金融、收购兼并,以及中国企业的国际化问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