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投入之痛湖南省欠安全账10个亿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40:42 阅读: 来源:阳光板厂家

投入之痛湖南省欠"安全账"10个亿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将投资30亿资金对煤矿安全技术改造。煤矿安全问题列入政府工作报告,在“两会”中这是首次,可见煤矿安全问题的重要性。

湖南省副省长郑茂清3月26日在全省煤炭生产工作会议上多次拜托大家,要将矿工的生命摆在第一位,切实抓好安全。省煤炭局李联山局长也承诺,今年煤矿百万吨死亡率要在去年的基础上下降10%。这些均为治理煤矿安全问题的重要之策,但如何治理,怎么治理,这得直面煤矿存在“三痛”,即《投入之痛》、《体制之痛》和《问责之痛》。

说起煤矿的投入之痛,我们不得不先说湖南鲤鱼江煤矿。

1987年,当时的煤炭部推行煤矿质量与安全标准化,鲤鱼江煤矿从那时起到1994年,为标准化改造投入了至少300万元。据介绍,当时井下巷道规定2米宽、2米高,要求“高、大、直”,巷道壁就像房间墙壁粉刷过一样漂亮,人可以直着腰板走到尽头;井下支撑顶板的支护是金属材质,排列整齐,一分一毫都用尺子量,“手电筒照过去分毫不差”,墙上的布线都是笔直的,各种采掘和安全设备均配备整齐。

从1992年开始,国家对煤炭企业取消财政补贴,鲤鱼江煤矿对安全生产的投入逐年减少,后来甚至连管理部门要求上交的“维简费”(维持简单再生产费用)也未上交。

“现在还在‘吃老本’,设备从未更新也未新增。”一职工告诉记者,“过去巷道可以站着走到挡头,现在很多地方要弯腰甚至要爬才能通过;以前巷道喷浆粉刷很漂亮,现在只要不垮掉就不错了。”据记者了解,这种现象在煤炭企业比较普遍。

煤矿安全质量标准退化,跟煤矿企业效益低下密切相关。职工吃饭尚且困难,煤矿的安全投入自然成为空白,日积月累就形成了巨大欠账。许多煤矿工人至今还停留在怀旧中,一个老矿工甜蜜地回忆着:1986年前煤炭企业的产量、销售、价格全部由国家计划,企业亏多少,财政补多少。当时,煤矿企业职工的生活令人羡慕:住得像宾馆,吃得像饭店,粮票、油票、糖票供应充足。

湖南省郴州市煤炭局一位负责人称,20年前自己就是因为羡慕煤炭职工才进煤炭技术学校的,可惜好景不长,1986年后,国有煤矿企业实施承包制,国家给予固定额度的亏损补助,改由企业自负盈亏。原国有重点煤矿资兴矿业集团,1986年开始6年总承包,到1992年又进行3年滚动承包。1986年起,国家给该矿务局亏损补贴为7000万元/年。1996年资兴矿务局作为94家国有重点煤矿之一下放到省一级补贴,亏损补贴减至3699万元/年,2001年减至1909万元/年,2004年减至1200万元/年。

同样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由于国家实行“有水快流”政策,小煤矿滥采乱挖现象十分严重,煤炭生产逐渐出现供大于求,而到了1993年国家实施宏观调控政策,煤炭市场则呈现萧条景象,加之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到1998年煤炭市场陷入历史最低潮。

资兴矿务局办公室主任称:“当时煤炭比河里挖出的沙子、地下挖出的黄泥还不值钱。”煤炭堆积如山,煤矿不得不停产,销售人员到处求人买煤,只要哪个单位需要煤,煤矿先垫钱把煤炭运出去,但是煤款往往收不回。从1997年到2000年间,该矿务局拖欠职工工资最多的一个矿井达19个月,整个矿务局平均拖欠职工工资5~7个月,当时煤矿职工工资水平不到政府公务员一半,低于社会平均水平,生活十分困苦。在温饱尚且不保的情况下,可以说安全投入几乎为零,所谓的投入最多只能维持简单再生产。

湖南省煤炭局一官员称,虽然煤矿现在效益好了,但由于国有煤矿包袱重,无法投入,私人煤矿短期行为,不想投入。他告诉记者,我国今年煤矿安全欠账500亿元,近三年来,我省各煤矿先后投入资金18亿元用于装备安全综合监控系统、瓦斯抽放站、探放水和防突钻机等安全生产系统,但仍欠十多个亿。以省属重点煤矿来说,据不完全统计,仅“一通三防”一项,煤炭坝就欠账1150万元;谭家山欠账810万元;辰溪欠账1560万元;新生煤矿欠账1611万元;群力煤矿欠账1116万元,白沙欠账5000万元,涟邵欠账7367万元,资兴9572万元。

这名官员同时透露,2001年全省乡镇煤矿重特大事故中,瓦斯灾害重特大事故死亡130人,2002年乡镇煤矿瓦斯灾害重特大事故死亡244人,2003年乡镇煤矿瓦斯灾害事故死亡177人,2004年,湖南省煤矿发生特大瓦斯事故6起,差不多都发生在小煤矿。

“比起因价格攀升所带来的高额利润,矿难损失简直就是毛毛雨,所以他们根本不愿意投入。”

曾经开办过小煤矿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小煤矿发生事故后,一般“一条人命”就是10万元左右,以前更少。

湖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许冬生认为,安全监察部门除了一次又一次地进行督促外,就只有经济处罚一招了,而处罚最多也就是三五万元,还难以处罚到位。对一个年产3万吨的煤矿,年利润有近500万元,这点处罚怎能阻止违法生产。就是出了事故,闹出人命,目前我省的补偿费也不高,1条人命一般就三五万元,对许多矿主来说,即使一个月赔偿两三条人命仍然有利可图。

丝袜少妇

黑丝袜

性感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