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星期天的咖啡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6:13 阅读: 来源:阳光板厂家

“喂!我说夏宇你到底在哪里呀?我在幸福街3号!”

落雨的街头,杨琳甩了甩长发,她对着手机这么疯吼着,周围的行人没有理她,人们都记着往家里跑,不就是点小雨吗,雨中漫步的感觉才爽呢!杨琳看着行人笑了笑。

?“……什么?你疯了啊雨下这么大,你赶紧回去吧我下午去一趟书店!”

?“不行!就算暴风骤雨你也得给我来,这点鸡毛小雨算个什么,你可不许失约我等着你!”

?“真的,真不能来了,我现在还没下床呢,你赶紧回去吧!”

?“你爱来不来,流星咖啡厅不见不散!拜拜!”

?“喂!喂!”电话已经挂了。

?“你这猪头!雨下这么大看不见吗?”夏宇有些生气地把电话扔到了床上。

他穿上拖鞋,走到大衣柜前,头发很油很油,但很黑凸显出一个男人的健康,他对着镜子使了个鬼脸,自语道:杨琳,我的小祖宗啊你赶紧回去吧!

他这才揉揉眼睛伸伸懒腰,昨晚睡得很迟,现在还是觉得大脑昏昏沉沉,他一屁股蹲在床上,拿起手机拨通了林英的电话。

?“喂,英子起床了没?下午换个咖啡厅吧!”

?“谁像你和猪一样的还在睡觉!为什么要换啊?流星咖啡不是S市最好的吗?”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今天下雨了猪头,所以我们不要走那么远你说呢?”

?“……下雨又怎么了,只是一点小雨而已,打个伞不就是了!瞧你笨的!”

?“……打伞?那多麻烦,不去流星了咱去幸福咖啡好吧?就这么定了啊!”

?“喂!喂!你干啥啊!为什么要去幸福啊?起码得给个理由!”

?“这个嘛……这个很简单,如果你跟我去幸福的话,就有可能收到一份惊喜,如果去流星的话,你懂得!”

?“惊喜?什么惊喜啊?”电话那边林英皱着眉头。

?“惊喜惊喜,如果告诉你了那还叫惊喜吗?好了回头见!”

夏宇挂了电话,突然心里一阵烦躁,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英子的事就这么安排好了,可杨琳怎么办呢?但肯定的一点,今天他不能去流星咖啡去找她,因为今天是6月22日,是林英的生日!

拉开窗帘,望望迷蒙的天外,这是雨的世界,模模糊糊,和他的心境那么相近。

认识杨琳是在大学的时候,记得大一那会,他在班里字写得好,文章也不错,还有一点就是他和杨琳有一个共同点,两个人都喜欢读小说。没回他在图书馆借书的时候,杨琳总会过来翻一遍,说这本书不错,你还挺有眼光的嘛!就这样来来回回他们认识了,从谨慎交谈到无话不说,到最后的恋人关系。

一次很典型的事件就是中文老师的写作课,记得有一次,中文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质问:夏宇和杨琳的作文怎么一模一样?你们到底是谁抄谁的?

我心里有谱,这绝对不是我抄她的,我堂堂文学社的成员怎么会抄袭她的呢?这一点全班同学可以作证,我的中文老师也可以作证,哈哈杨琳你死定了!我心里暗暗发痒,这时我的身后突然一阵剧痛,我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回头一看是杨琳!她手里拿着她的耳钉,这家伙真是狠啊!

我明白她什么意思了,作为要好朋友我终于低着头站起来了:老师,是我抄袭她的!

中文老师是个秃顶老头,他一听竟然拍拍桌子说:不可能!你夏宇也有抄袭别人的时候?再说我也看得出这就是你的行文风格啊!刚才杨琳是不是在威胁你啊?

我脸上一阵火辣的发烫,说,没有啊!全班一阵大笑。

?“老师,是这样子,那天我确实因为没时间写所以就抄了杨琳的……”

?“……好!罢了罢了!既然你承认是你抄的,那就把原文再抄写十遍赶明早交上来!”

?“……好!”

那天晚自习课上,杨琳帮我一起抄写,可下自习铃响后,还差四遍,于是我们俩还留在教室里抄写,一篇文章2000多字,十遍的话,哎!我一直在恨我怎么就写这么长的文章呢?

然而没过十分钟,有人就催了,说要锁门赶紧熄灯,我连连点头说好,马上!

第二次,我又说,很快,马上!因为只差一点点了!

第三次,当我听到皮鞋的声音,我叫杨琳赶紧熄了灯,灯灭了,不久皮鞋声终于消失了。

可我不能开灯,怕皮鞋走又会上来,可我忘了一点就是楼门已经上锁了!当我们赶下去的时候,已经挂上了带锁的铁链子!

完了完了!怎么办?怎么办?杨琳急得快哭了,可是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都怪你!要不是帮你……”杨琳埋怨起我来了。

?“那你说怎么办?已经锁门了还嚷什么?不知道这事真该怪谁呢?”黑夜里我瞪了瞪眼睛。

没辙,只能在教室了过夜了,这没什么,可我担心的是这事如果传出去就说不清了!一对男女大半夜的,肯定会有无数版本八卦新闻啊!

杨琳拼了几张桌子,她睡了。我也一样。半夜时分,突然刮起了大风,吹着窗外的电线盒树枝呜呜作响,我一直瞌睡很重的,杨琳早被吵醒了,夜很深了,这样的声音像鬼叫一般,她心里不由一阵恐惧。

杨琳叫醒了我,她说她很害怕,看看表离天亮还很早,我说如果你……你不介意的话就靠着我睡吧!她沉默了一会说:那还能怎么样?

杨琳靠着我的背开始睡了,屋外的声音还是还是没有停止,风透过窗缝吹进来,我明显地感觉到杨琳的身子在打颤,我说,把我的衣服给你好吗?她说了声谢谢,我把衣服披在了她的背上。

这一觉竟然到了天亮,我是被早早起来的值日生叫醒的!他们满脸的惊讶,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而杨琳披着我的外衣跑了。

从此以后,关于我和杨琳的事在整个楼里穿的沸沸扬扬,时间长了我们的关系也变得模糊了,不行就将计就计,后来我们真的成为了一对恋人。

然而,对这段偶然的爱我一直在怀疑它的真实性,时间一久,我知道杨琳对我形影不离,可我对她却还是若即若离,但我却并没有向她说明,我怕伤害她。直到遇到了林英,我确定,之前和杨琳的感情都不算什么。四年的感情,就在遇见林英的那一刻,我确定一切都化为灰尘了。

下午,我果断去了幸福咖啡,不管杨琳究竟在不在流星咖啡我不想管那么多,我知道我这么做是很自私,可是,不管怎么说,今天是英子的生日,我一定不能失约。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淅淅沥沥不是很大,我没有打伞直奔幸福咖啡厅。到了地方我点好了林英最爱喝的咖啡,她说她还在路上,我抽着烟等她。

这时,电话响了,是杨琳的,她问我怎么还没有到?我说我在书城,我买两本比较重要的书,喝咖啡的事以后再说吧!我的口气很温和,可她明显生气了,电话传来一阵唠叨声,最后她说,那我找你去你先别走!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该死的杨琳你想干什么啊?我一阵无奈。但我还是说那好吧,我等你!我知道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下一步怎么骗她的台词了。

不一会林英来了,我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她很惊讶:为什么?我说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她笑了问我今天是几号?我说是6月22号啊!她笑得更欢了,你这个大笨蛋,我不过阳历生日的,我长这么大以来我妈都叫我过阴历啊!

哦,是这样啊!我有点“窘迫”,我还以为呢!她笑笑说那没关系,都是我的错,当初给你说的时候就是公历的嘛!反正这两个日子又在同一月,今天过了也没关系的!

我知道,这只是我的一个借口,是为了她不去流星咖啡!

像往常一样我们亲密地聊着喝着,我完全忘记了杨琳的事,一会后我的电话又响了,是杨琳的。我笑着告诉林英说我妈的电话,她哦了一声。

?“你在哪里?不是说在书城吗?我找了很久怎么没你的影子啊?”杨琳显得有些生气。

?“……你刚到书城?呵呵我已经走了,我现在在去公司的路上呢!有个重要客户我要去见一下,你快回家吧!”我安慰她说。

?“夏宇,你什么意思啊!你刚不是说在书城等我吗?你怎么又跑了?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想见我是吗?星期天你也要工作吗?”

?“我说杨琳啊,你千万别生气,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哦,我先挂了接个电话啊!”

夏宇挂了电话,他远远地看到林英正看着他,他怕说多了会引起她的怀疑。

外面的世界,小雨蒙蒙不见天。杨琳心里一阵焦急和难过,再次拨通电话的时候,居然是关机。

徘徊在寂静的十字街头,对夏宇的态度她也许想到了些什么,但她一直没有勇气承认和相信,夏宇竟会出卖这段感情。

?“夏宇什么事啊?怎么跟你妈妈说谎啊?”是林英。

?“呵呵也没有啊,我们这不在过生日吗,我妈老是唠唠叨叨说着说那的,我知道那是为我好,但今天为了你我不得不大义灭亲了!”

我笑了,林英也跟着笑了:好一个大义灭亲啊!

整个星期天的下午,在幸福咖啡厅我们喝了好多酒,在天擦黑的时候,我送她回了家。

自己回到家里,衣服湿湿的,洗了个澡躺在温暖的床上,此刻,我才想起来杨琳。下午手机一直是关机的,如今打开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和几条短信。

最后一条是这样的:夏宇,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其实自上个月以来我就发现你对我疏远了很多,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扔了手机,夏宇一阵迷茫,他狠劲地打了几拳自己的胸膛。他心里乱极了。

凌晨三点左右,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梦中的夏宇,是个陌生号码。他很疑惑,是谁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他接了,心里很忐忑。

?“喂!你好……”

?“你这个王八蛋,你到底把我闺女怎么了?要是她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宰了你不可……”他听得出这是杨琳的父亲,他心里猛然一阵害怕,不知道杨琳这个下午究竟出了什么事。

?“伯父,杨琳她他怎么了?”夏宇心里一阵紧张。

?“怎么了?我还要问你呢!你这个畜生怎么就把我女儿伤成这个样子了!”男人已经哭了,他听得出杨琳一定出事了,是大事!

?“伯父……”电话那边已经挂断了,夏宇查了查号码,原来是S市人民医院的电话,他赶紧披上外衣直奔医院。

外面,飘飘洒洒还下着细雨。

然而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杨琳已经走了,她离开了这个人世。

他只听她的父亲说,女儿是被车撞倒的,她在离开的时候说:幸福咖啡的女孩很漂亮……

他一下子像是明白了什么,他低下头跪在医院的门口,哭得一塌糊涂,他想起了他们美好的过去,然而,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杨琳离开后不到一星期,林英就向夏宇提出了分手,他问她为什么,我那么爱你难道你不懂吗?!

我懂!但我不懂的是像你这么一个冷血的人怎么会有真爱呢?你知道我表妹是怎么死的吗?

夏宇一愣说,你表妹?……

林英阴冷地一笑,半晌才挤出两个字:杨琳!

夏宇一脸震惊,他“扑通”一声跪在林英的面前,无可言语,唯有泪流满面。

然而,夏宇却不会想到,杨琳和林英根本就素不相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