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物原虫63感应力变化-【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1:35 阅读: 来源:阳光板厂家

63、感应力变化

听了妈妈的话,我也表示了赞同,毕竟今天莫名其妙地流了鼻血,脑中还有

些疼,确实需要休息一下。

晚上并没有再发生什么事,前院虽然也有些声音,不过也许是季洋和陈冰心

有交代,一直也没有人到后院来。

这一觉我睡得时间很长,长到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妈妈也早就上班

去了。

草草洗了洗便下了楼,看到客厅桌上放着午餐,看来是陈家送过来的。

这样更好了,反正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就在这小别墅里等妈妈下班好了!我

心里想着,坐到桌前吃了起来,也许是饿得时间长了,也许是昨天脑中的疼痛导

致,桌上的食物全让我给吃了。

吃完饭,我闭眼尝试了一下感应状态,至少还能照常进入,感应点也正常,

虽然范围只在市区范围内,但至少还是很正常地进入了,我找到了妈妈的感应点

将感应套上。

在我心中念动之下,妈妈的的视觉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她正在批改作业。

咦?看起来问题不大?视觉感应恢复了吗?

怀着疑惑,我再次下大了感应听觉的指令,谁知,这个指令刚一下达,耳中

倒是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声音,可是原本清晰的视觉中就出现了大量的雪花点,耳

中的声音也夹杂着大量的『嗡嗡』声,脑子也剧烈疼痛起来。

我连忙断开这个感应点的感应,断开了感应,这些画面、声音、疼痛才渐渐

消失了。

摸摸鼻子下面,还好,这回没有流血,也许是连接时间太短了吧!

想想刚才的情况,似乎是我单独感应视觉没有什么问题啊…怎么加上感应听

觉就会立刻出问题呢?难道现在只能单独感应一种感觉?

想到这里,我又闭上眼进入感应状态,随意找了个感应点套上。

感应视觉!我想道,那个感应点的眼前画面刹那就出现在了我眼前。

感应听觉!我又想道,情况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雪花点、嗡鸣声、疼痛感,

三者一个不缺,全都出现了。

断开视觉感应,只感应听觉!我忍着这些不适,再次下达一道指令。

我的眼前『刷』一下就黑了,雪花点也消失了,连同耳中的嗡鸣声和闹钟的

疼痛一并消失了,可是这个感应点听到的种种声音却渐渐清晰了起来。

我在这感应点上听了相当一段时间,期间还偶尔伸手摸摸鼻下看看有没有流

血,一直都是干巴巴的,看来并没有流血。

再次感应视觉!我又下指令道。

『嗡!!!』,嗡鸣声再次响起,而且比上一次更强烈,而眼前像亮起了一

道光,大量雪花点充斥我的视线,脑子也疼痛不已。

断开听觉感应!!!我急忙下达这个指令,果然,与我的猜测一样,耳中的

嗡鸣声消失了,脑中的疼痛也消失了,眼前的画面雪花点也渐渐消失,画面再次

清晰了起来,只不过因为没有声音的缘故,看起来更像一场默剧。

我又看了好一阵这场『默剧』,批改作业也没什么好看的,画面大部分都是

作业本和水笔,不过我也无所谓感不感应妈妈的听觉,眼下就算是一个测试吧!

摸摸鼻子下面,没有流血出来,几乎可以肯定我的推测了,单独感应一种感

觉是没有问题的。

断开视觉感应,感应触觉。眼前的画面消失了,但我的手上却传来了种种感

觉来,不仅如此,妈妈身体上的其它感觉都一并传递到了我身上,连她肌肤上有

什么地方发痒我都知道。

睁开眼,感应状态立刻就结束了,身体也再没有了那些感觉。

现在事情就搞清楚了,原虫也许是真的进入了『类冬眠期』,目前只能够支

持我进行一种感觉的感应,如果同时感应两种以上,就会对身体造成未知的伤害。

我仰面躺到沙发上,长叹道:「这类冬眠期什么时候开始,又什么时候结束

啊…」

在沙发上躺了一两小时,我都迷迷糊糊睡着了,听到妈妈喊我:「小俊…小

俊…醒醒…」

我半眯着眼睛睁开眼,看到妈妈的脸,顺手搂住她的脖子,在她嘴上狠狠亲

了一口。

「呀!你这孩子!干什么呀…」妈妈的举动显得有些反常,似乎对我的这一

行为有些反感。

我一愣,刚要说话,就看见她眼睛不住向旁边做暗示,我这才用余光扫过,

发现客厅桌前还有人影,连忙看过去,原来是陈冰心和季洋,她们身边还有几个

女仆站着伺候。

这样我就知道了,虽然妈妈跟我的关系早就水乳交融,不过在别人面前还是

不能表现得太明显,毕竟这种关系不为世俗所容。

「小俊,醒了啊…」陈冰心说道,脸上满脸都是尴尬。

我一个翻身坐起,也感觉很尴尬,身上也燥热不安,陈冰心虽然是知道我跟

妈妈的事情,但是知道和当面看到是两码事,妈妈顺势坐到另一个沙发上,刻意

拉开了一些距离。

季洋倒是很镇静,笑道:「张老师和小俊的母子关系还是挺好的啊…一般人

家孩子这个年纪都是叛逆期,不大乐意跟自己妈妈亲近。」

嗯?她说话已经可以完整地说完一整句了啊…

「额…呵呵…这个…这个…因为…」我支支吾吾地说着,忙岔开话题,「季

阿姨,你说话顺畅很多了啊,已经跟正常情况一样了啊。」

季洋微笑地点点头,对我刚才的举动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她道:「是啊,多

亏了你,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有脖子以上可以动,还有就是你抹上了血的

那只手也可以用,但其它部位却仍然是老样子。」

我点点头,这倒也可以理解,毕竟我给季洋抹血的时候原虫应该就已经进入

了类冬眠期,或者即将进入了,修复力有所下降也是正常的。

「也许再过两天就可以了。」我说道,「那今天是找我有事吗?」

陈冰心笑道:「没有,今天我们来了两次了,你都在休息,刚才看看张老师

也回来了,天色也晚了,所以就想邀请你一起晚餐。」

我摸摸肚子笑道:「早知道刚才就不吃桌上的午餐了…」

几人都笑了起来,陈冰心冲一个女仆挥挥手,那人即刻就走出了小别墅,很

快,很多女仆就端着盘子进来了。

季洋道:「前面的别墅客厅明天才能整理好,今天就在这里吧!」

晚饭时间,妈妈、季洋和陈冰心聊了一些学校的事情,等到我已经吃了半饱

的时候,季洋道:「小俊,住在这里还方便吗?住的习惯吗?」

我笑道:「没有什么方不方便的,就是房子太大了有些不习惯。」

季洋点点头,面色凝重道:「过两天,我们就要为三哥发丧了,讣告也已经

都发了出去。会有很多事情要忙,也许顾及不到你们,而帮会里的事情也要尽快

解决。」

桌上其他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听她说着:「明天,或者后天,我派人将你

和张老师送回家好吗?到了那一天人多手杂,我觉得,你们住在这里也许不是很

安全,毕竟那个想要杀死你的男人我们还没有查清楚来历,如果他混了进来,对

你造成了伤害,我和冰冰的心里都会过意不去的。」

「嗯…今天难道不行吗?」我问道。

季洋一愣,缓缓道:「如果你们坚持的话,今天也可以,我就让老钟安排送

你们回去。」

我看看妈妈,她也看着我,对我点点头,看来她在这里住得也不是很适应。

于是我也冲陈冰心和季洋点头道:「嗯,那就今天吧!」

季洋让人将老钟叫了进来,对他吩咐了几句,老钟似乎知道三竹帮的这些事

有我的参与,出去之前还特地对我点点头,鞠了一个躬。

妈妈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表示自己吃饱了,然后她就上楼收拾了一下,其

实住了这几天,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她下来的时候手里也就是一个小包。

我看她下来了,也不再吃什么,而老钟也很快就开了车过来。

与陈冰心和季洋两人道了别,我和妈妈就上了车。

陈家离我家还是挺远的,几乎就是要穿城而过,老钟开得不慢,也很稳,不

过他似乎绕了路,原本大概四十分钟就能到家,他开了一个多小时才算进了我家

小区。

到了家门口,老钟下车站在车旁静静地等我们进门,我注意到他并不是就站

在那里,而是眼神四下扫视,似乎是在看有没有谁跟踪。

等妈妈进了门,我冲他笑道:「钟伯,进来坐会吗?」

他朝我又是一鞠躬,道:「不了李少爷,帮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夫人身

体刚有点起色,我怕小姐一个人忙不过来。」

我点点头,他这才坐进车里缓缓开走了。

「唉…总算又回自己家了…」我一个大八叉仰躺到妈妈的床上,还是自己家

里住得舒服,在陈家虽然什么都不用自己干,但毕竟还是束手束脚的。

我在床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妈妈在楼下打扫了一会,很快也就上来了,进

屋道:「你累的话就先歇会,我先去洗澡。」

我笑道:「我有什么累得,我还想跟妈妈一起洗澡呢!」

「嘁!」妈妈冲我一个白眼,不过语言上却并没有反对,拿了衣服转身就出

门去了卫生间,「你要是不累,去吧阳台的窗户打开通通风。」

我嘴上答应着,起身走到进阳台,将一圈窗户都慢慢打开,走到山根那边,

刚打开那边的窗户,正要转身进屋,却忽然看到对面张姨家二楼似乎有黑影闪动。

嗯?我心中疑惑,张姨家的灯都黑着,应该是没有人啊,也许是窗帘被风一

吹我看错了吧。

定睛看过去,现在天色已经暗了,对面房子里的景象确实看不清楚,盯了好

一会,还是一无所获,也许刚才就是我的错觉吧。

我转身回到屋里,听到卫生间里传来淋浴『淅沥沥』的声音,想来也许久没

有跟妈妈一起洗澡了,而且妈妈昨天也答应了今晚要跟我…嘿嘿嘿…我有正当理

由啊。

想到这里,我就向卫生间走去,一边走一边把身上的衣裤除了个干净。

靠近卫生间,我光明正大地推开门走进去,此刻妈妈正蹲在地上,两腿叉开

冲洗小穴,一手握着淋浴头,另一只手在小穴上轻轻抚摸,偶尔还将大阴唇掰开

用手指在穴口和小阴唇上仔细冲洗,看到我进去了她倒是一愣。

「妈妈!我来洗澡了!」我放声道。

妈妈恢复过来,听了我的话,羞得脸上通红,没好气瞥我一眼,轻声斥责道:

「洗澡就洗澡!就那么大声干嘛!!看你那趾高气昂的样子,来来来!你来洗!

我走了!」

妈妈嘴里说着就站了起来,顺手一抄门把上的毛巾,把水一关,淋浴头挂上

挂架。

看她的样子倒像是真准备擦擦身子就出去了,我连忙一个箭步上前,紧贴到

她的身后,伸手扶上她的纤腰,低声嘿笑道:「妈妈,你显然还没洗好嘛,就让

我和你一块儿洗嘛…」

我口中说着,手已经从妈妈纤腰往上挪动,微微一滑就从腋下穿过,握住了

妈妈丰满挺拔的乳房,轻轻地揉搓着。

「嗯…别乱摸…」妈妈嗔怪道,「你再乱动!我已经洗完了!!」

我低头在她背上轻嗅着,笑道:「连沐浴乳都还没摸呢…怎么就洗完了呀?

妈妈你现在没有抹沐浴乳的习惯啦?」

『啪』妈妈伸手给了我还在她乳房上的手狠狠一个巴掌,「讨厌…就算我没

洗完,那你这样摸着我的胸我怎么洗啊?!」

说着她纤腰一扭,胸口一挺,丰臀向后一用力,我的鸡巴本就有些半勃起,

只是紧贴着妈妈的穴口夹在她的大腿缝中,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一下就亢奋

了,瞬间从半勃起变成了地勃起,硬硬地在她的腿缝里跳跃着。

妈妈身子一僵,又是『啪』的一下拍在我手上,但跟刚才那一下比就轻柔了,

口中仍然叱道:「松手!你真是个缠郎,一起洗!一起洗!服了你了,我跟你一

起洗!」

「嘿嘿…」我听小计得逞,笑着把手从妈妈高耸的丰乳上移下来,再次挪到

她那柔软纤细的腰肢上。

妈妈的身子这才放松,把手中的毛巾又挂到移门扶手上,伸手就要拿下淋浴

头。

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扶着软腰的手一用力紧紧钳住,臀部用力,在腿缝中

贴着妈妈的穴口往复摩擦。

「不要…嗯…别乱动!!」妈妈刚握住淋浴头,被我这举动弄得一个趔趄,

忙一手握紧淋浴头挂架一手捏住移门把手。

我就像没有听见似得,双手力气更大,臀部抽插频率也加快,棒身在妈妈的

肉缝下前后滑动,滑动过程中,龟头还偶尔一下下顶住穴口向上弹动,感觉只需

再稍稍一用力就能进入那销魂的穴中。

「嗯…哼…」妈妈一声娇哼,我心中正自得意,就听妈妈『哼!』的一声,

丰臀在我向前冲的时候猛力向后一顶,把我顶了个小腹生疼。

「呀…哦哟…」我被这么一撞搞得向后退了好几步,浴室空间本就小,这几

步一退,身子『砰』一下撞在浴室玻璃上。

妈妈拿下淋浴头,一个眼神冲我挑衅道:「我是不是跟你说不要乱动?看你

还敢不听话?!」

「听!听!妈妈说的话我当然听咯!」我又笑嘻嘻地上前,两手把妈妈的腰

肢搂得更紧了,「那妈妈昨天说的话要不要听呢?」

妈妈一边调水温一边扭动着软腰想挣开我的手,说道:「我昨天说什么了?」

我一脸委屈道:「昨天你说今天晚上试试啊…」

「啊?试什么?」妈妈一怔,转眼就想到了试什么,给了我一个白眼,在我

手背上又是用力一下,「刚才让你别乱动你不听,这话倒是记得很清楚啊。」

我『嘻嘻』笑着,移手攀上她的巨乳,揉捏道:「我是…选择性耳聋嘛…那

你说…要不要试呀?」

妈妈试了试水温,丰臀一摆,说道:「试试试!你先放开,我给你洗洗,不

然多不卫生。」

「不要…不要…」我仍然在乳房上揉着,「洗完了就不一定还让我用这个姿

势了…」

妈妈被我在背后这么紧紧搂着无法转身,无奈道:「唉…你真是…你放开吧,

洗完了我还让你用这个姿势进来。」

我听了,这才高兴的松开了手,妈妈也转过身来握住我勃起的鸡巴,用淋浴

头冲洗,用手把龟头、棒身、蛋蛋全都细细摸了一遍,然后挤出沐浴乳来又重复

抹了一遍,再才用水冲净。

这过程让我感觉很舒服,鸡巴一直坚硬挺翘,不住地跳动。

「满意了吧?自己把身上抹上!」妈妈把沐浴乳的瓶子往我手里一扔道,也

不再管我,自顾自冲洗着身子。

我看着水珠在她身上飞溅,默默挤出沐浴乳抹满全身。

很快,妈妈又把淋浴头塞我手里,自己抹起了沐浴乳。

我三下五除二把什么上的沫子冲干净,看妈妈抹得差不多了,水流一转,冲

她身上冲去,一边冲一边伸手在她全身摸来摸去。

妈妈这回没有拒绝,任由我摸来摸去把她全身摸了个遍,也把全身的沫子都

给冲了。

冲完了,她又一把拿过淋浴头挂起来,顺手一拍龙头把水关了。

上前去搂住她,我嬉笑道:「妈妈,那现在可以了吧?」

妈妈又冲我翻了个白眼,叹气道:「真是欠了你的…」说着她扶着龙头微微

弯下腰,丰臀向上隆起。

不知道是妈妈特意的还是无意的,她的这个姿势使得整个穴口就这样在我眼

前展现出来,大阴唇向两旁分开,连小阴唇都微微地张开了一些,露出了被两对

阴唇护卫在其中的穴口。

我轻轻地抬胯、压胯,再抬胯、再压胯,整个人一会高一回低,将龟头与穴

口一个纵向面上,也让龟头在穴口来来回回的摩擦。

只觉得穴口挺滑腻的,嘿嘿,虽然妈妈嘴上一会一个要求的,但是心里其实

也是想要的,不然怎么穴口这么滑呢?必然是有淫水分泌出来了嘛…我心中暗笑

着,把龟头顶在那湿腻腻的穴口上,臀部轻轻用力往前进,龟头就一点一点地向

着穴中插去。

「嗯…」龟头刚进去,妈妈轻哼一声,忽然又扭头道:「今天只许这一次啊

…你别等会又出什么幺蛾子…」

额…被妈妈看出来了?确实,我今天本来是准备在浴室来一次,到床上去再

来一次的。

愣神的功夫,妈妈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别的想法,明天你不上学我还

要上班呢…不能太晚了…」

我叹气道:「好吧…那…那我就…使劲?」

妈妈脸上通红,转过头去不再说话,又是轻轻『嗯…』一声。

这轻轻地一个声调,对我而言就是前进的明灯,当下,我双手捏紧了妈妈的

胯部。

妈妈似乎也知道我已经准备冲刺,身子反倒有些颤抖,我轻轻扭动了一下自

己的臀部,使得龟头在穴中旋转起来,妈妈的身子更加颤抖,这一旋转原本应该

有360度,我不等这一圈转完,臀部猛地向前一挺,将原本只进了一个龟头的

鸡巴深深地插了进去,一直到撞到一块软肉才停下来。

「啊…!!」妈妈叫出声来,头向后仰起,臀部翘得更高,整个丰臀上的肉

都在颤动,「我让你…使劲…你怎么…一下就顶到宫口…」

她口中这么说着,阴道内的穴肉却丝毫不放松地紧夹着鸡巴。

我连忙暂时停下往外抽的动作,伸手去揉捏她的巨乳,说道:「我这不是

…听话嘛…」

妈妈颤声道:「这时候又来假装听话了…」等了一会,她又道:「好些了

…你让整根都进来吧…」

我听了心中颇有感慨,鸡巴还有大约龟头那么长的距离还在小穴外,这个情

况妈妈一定是清楚的,即便是每次做爱都插进了宫内,可是每一次的开宫却都是

痛苦的,但她还是愿意忍着这种疼痛让我整个都进入她的身体。

我心中感动,尽力揉捏着她的乳房,挑逗着她的乳头,勉强减少一些这样的

痛苦。

「嗯…」妈妈的乳头早就已经硬挺,此刻在我手中更是感觉到胀大,她鼻中

也娇哼着,我趁着这个时候深吸一口气,臀部猛力一冲,龟头一下就顶进妈妈娇

软的子宫里。

「啊…!!」妈妈又是一声惊呼,我能感受到宫口紧紧箍在龟头冠状沟那里,

将龟头卡在了子宫里,穴壁的嫩肉也是阵阵抖动,在棒身一层一层地翻腾着肉浪。

感受着妈妈阴道里的火热潮湿,我又歇了一阵,臀部轻轻抽动,让妈妈更快

地适应。

也许是因为龟头进入子宫的次数多了,宫口的嫩肉箍对我的龟头和棒身的适

应力远超从前,不到两分钟,妈妈就已经从颤抖中缓过劲来,丰臀轻摇,示意我

可以继续了。

得到妈妈的回答,我自然不能再懈怠,将鸡巴缓缓向外抽出来一点,龟头也

从子宫里缓缓退出,等到龟头退出一半,臀部再次用力,将龟头顶进了子宫里,

本就放在乳房上的双手更加是不闲着,在那两个白嫩柔软的巨乳上尽情揉捏以减

少子宫的痛苦,来来回回好几次,才算正式地在小穴内抽插起来。

我将鸡巴根部紧贴在妈妈高高翘起的丰臀上,双手握着妈妈柔软丰满的巨乳

大力地揉搓,不时挑逗着那两个胀紫的乳头,屁股挺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力气

丝毫不减,每一次的抽插都将龟头整个插进子宫里。

「妈妈…舒服吗?」我喘着粗气问道。

「嗯…子宫口…嗯哼…又痛…又舒服…」这么抽插了一会儿,妈妈俏脸潮红

地娇哼着,身子被我顶得不住前冲,两手使劲抓着着龙头,可还是有好几次被我

顶得差点脸撞到墙上,她又急忙用手一撑以免撞伤。

忽然,我觉得此时妈妈的阴道好象变得比原先窄了,将鸡巴的棒身紧紧裹住,

我能大致猜到她应该是已经到了临近高潮的时候了。

果然,妈妈扭过头来,面泛红霞,双眼蒙雾,水汪汪地看着我,似要滴出水

来,急促地娇喘道:「小俊…你…用力…快…快点动我…我…要到了…」

闻言,我加快了动作,每一次的进入都不留丝毫,穴中翻涌的肉浪和宫口紧

箍的肉圈都带给我莫大的刺激,而妈妈也配合地扭着细细的腰肢,把丰臀不断向

后顶,让鸡巴与小穴的结合更加严丝合缝。

妈妈的喘息越来越急,小穴中的吸夹力量也更加强劲,将鸡巴整跟紧紧包裹

起来。

刚才妈妈说她快要到的时候我还没有射精的一点点感觉,当时我还在考虑,

等她高潮完了之后我要不要继续抽插直到我射出精来才停止,谁知道妈妈的小穴

这样的紧紧包裹、夹吸实在是太舒服了,舒服得我都已经出现了射精的冲动,难

道母子之间的性器才是世上最契合的?

我摇摇头抛开脑中其余想法,强忍着射精的冲动,使劲地猛烈抽插妈妈那腻

滑柔嫩的小穴。

忽然间,妈妈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身子剧烈颤抖,口中娇颤道:「啊

…要来了…小俊…到…到了…」

话音未落,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地缠绕上了鸡巴的棒身,已经插进子宫中的龟

头也被那一圈肉箍套了个严实,从穴口到子宫都开始剧烈地收缩。

因为妈妈双腿并拢的缘故,小穴对鸡巴的夹力猛然增大数倍,而妈妈高潮中

的小穴和子宫对龟头和棒身进行着猛烈的揉、压、搓、吸,她的阴道像一只温暖

细腻的手,对着棒身又是揉又是搓,而深陷在子宫里的龟头却又是另一种感觉,

就像有一张真空吸压的嘴一样,对整个龟头不停地吮吸。

「啊…妈妈…我…要射了!…」我惊呼道,两手紧紧捏住妈妈的巨乳,臀部

狠狠地朝妈妈屁股上一顶,已经进无可进的龟头在子宫里又冲了一丝丝,然后又

猛地向外一抽,愣是把被箍住的龟头从子宫里抽了出来。

「啊…」妈妈大声呻吟了一下,也许是被龟头的猛然抽出给刺激的。

我再也无法忍受鸡巴上传来的各种快感,用力地耸动臀部,将精液的先头部

队一股接一股强有力地喷射进妈妈的子宫内。

「啊…儿子…射进来了…热热的…好舒服…」妈妈轻声哼着。

一股股的精液射了进去,我只觉得还没有彻底射完,伸手猛地用力分开妈妈

并拢的双腿,将她的腿弯用臂弯撑住,一使劲,就把妈妈抬了起来,她的脚立刻

就离开了地面。

妈妈大惊失色,惊呼一声,一手死死地抓住龙头,一手紧紧地握住移门把手。

回过头来看向我,只见她的粉脸通红,杏眼圆睁,但口中除了惊呼声却还有

娇吟:「嗯…你这…臭小子…吓死我了…抱紧了呀…」

口中呻吟,小腿勾紧,腿弯紧紧夹着我的臂弯,两条腿都在颤动,连那又白

又嫩、又滑又腻的丰臀都在不住颤抖,显出一波波的臀浪,显然已经处在高潮的

颠峰。

持续的冲刺抽插让妈妈子宫内一股股的淫水也不停地冲击着龟头,她紧紧扶

着水龙头和移门把手的手也在止不住颤抖,玉体酥软地娇颤着,随着我在她体内

喷射的频率发出声声诱人的的娇啼。

「你…你快点…我手…要没力了…」她螓首低垂,口中断断续续地说着,我

也能感觉到她的两手都在震颤,显然是确实要握不住了。

闻言,我抽插的频率更快,力道更强,精液也毫无保留地随着一下一下的撞

击被深深送入了妈妈的子宫里。

慢慢的,射进子宫里的精液逐渐又倾盆大雨变成了小雨淅淅,最后连雨点也

终于停了,直到最后一股精液也射完了,只剩下鸡巴兀自胀缩着,我再怎么抽插

也没有喷射的感觉之后,我才慢慢放下了妈妈。

刚一放下妈妈的双腿,妈妈的双手就撑到了地上,两条腿也渐渐弯曲,眼看

就要瘫软在地上了,我急忙紧捏双乳在胸口上一托,两腿顺着妈妈美腿弯曲的弧

度弯下,屁股向上一给劲,用还没有疲软的鸡巴将妈妈的美臀冲上一托,把妈妈

支撑住没有倒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的子宫深处散发出一股热量,顺着我的鸡巴迅速蔓延过

来,当那热量蔓延到鸡巴根部的时候,我看见那种蓝绿色的光芒,那光芒并没有

继续向我身上蔓延,而是直接蔓延到了妈妈身上,并且很快将妈妈的身体覆盖。

说起来很慢,其实光芒速度很快,覆盖、闪烁,一共也就几秒的时间。

妈妈长出了一口气,伸手再次握紧移门把手,丰臀向后一顶,我的鸡巴『噗』

一声从小穴里滑了出来,半软半硬地垂在了胯下,油亮亮的满是水光。

妈妈扭过头来,微微娇喘着,双目一瞪,娇红的脸上满是愤怒的神情,嗔怪

道:「刚才谁让你…那样抱我的!!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赶紧抓住,

我就摔地上了!!」

我也知道刚在自己的举动有些莽撞了,没有照顾到妈妈的感受,她生气也是

正常的。

正要道歉,妈妈拿过洗澡凳坐下,忽然摸了摸烫红的脸,低声道:「不过

…感觉还挺舒服的…下次…下次提前说…」

嗯?妈妈这怎么一会一出啊…我有点转不过弯来啊…就见她挥挥手道:「行

了行了,快过来洗吧!不早了。」

「嘿嘿…」我听了,连忙贱兮兮地走上前,她的高度正好与我的鸡巴平齐,

妈妈白了我一眼,伸手握住用淋浴头给我仔细清洗。

感受到水流的温度和妈妈小手的柔软,我的鸡巴忍不住又勃起了,妈妈毫不

留情『啪』给了它一下,喝道:「好好洗,不然我给你掰了。」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无奈道:「我不想啊…但是妈妈的手就这么一刺激,忍

不住啊…」

妈妈松开手,用淋浴头又冲了两下把泡沫冲干净,把沐浴乳往我手上一扔,

说道:「好了,剩下的自己抹吧!」

说完她也不理我了,给自己洗起头来。

我只好默默地给自己抹完沐浴乳,看妈妈还在洗头,眼睛闭着没有注意到我,

于是我就挤出沐浴乳,按在妈妈的乳房上开始给她抹。

「呀!」妈妈惊呼一声,睁眼看看我,也就不再管我了。

我就顺势在她双乳上揉搓着,在沐浴乳的润滑下,妈妈的双乳无论是抚摸还

是揉搓甚至是按压,都显得格外的舒服,使得我的鸡巴忍不住又要勃起。

「好了好了,我还以为你是为了给我打沐浴乳,合着是为了自己舒服。」这

时妈妈已经洗完了头,睁开眼看到我勃起的鸡巴,没好气地说道。

把淋浴头塞我手里,她说道:「赶紧冲了出去吧,我自己来。」

我只好悻悻地把自己身上冲了干净,回到了房间。

三十六计腾讯版

西游战记红包版

神仙谱破解版

相关阅读